联系我们
电话:13588888888
传真:
地址: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吹响吧!上低音号3

时间:2019-04-07 19:09 作者: 点击:

历经京都大赛、关西大赛,北宇治高中管乐社即将踏上梦想中的最高舞台。就在众人奋力不懈、努力练习时,明日香却被迫退出社团。

 

年幼的明日香眼前摆着一个黑色大盒子,皮革表面闪烁着鲜艳光泽,撩拨着她的好奇心。明日香抚摸细致的提把,检查寄件人的名字:“进藤正和”。

明日香听过这个名字,但不记得他的长相。她把脸贴在有些陈旧的盒子上,表面冰冰凉凉的,让明日香火热的皮肤冷却下来。

“……先生。”

没有人回应明日香的呼唤。妈妈去上班了,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自己。明日香缓缓站起,往快递刚才送来的纸箱探头探脑。大大的纸箱里只有两样东西,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的黑色盒子和一本老旧的笔记本。

明日香悄悄拿起笔记本,旧纸的味道扑鼻而来,是时间被太阳晒黄的味道。

“可以打开吗?”

明日香自言自语,又是一个没有人回答的问题。

自己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空间里。她心跳得好快。不知怎地,紧贴在耳膜上的寂静令她喘不过气。明日香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伸手探向盒子上的锁头,小巧的手指滑过银色扣环。喀嚓!清脆的声音在房里显得异常响亮。

明日香屏住呼吸,慢慢掀起上盖。一把她从未看过的乐器正静静躺在覆有软毛的盒子里。她注视着乐器的银色表面,只见自己的脸往左右延伸,正困惑地回看着自己。

“这是什么?”

她先戳戳比较粗的部分,食指指纹清楚浮现在光滑的银白色表面,明日香感觉好像做了什么坏事,赶紧用手指擦了擦乐器,不擦还好,擦了之后,反而好像更脏了。明日香不知该怎么办,不敢再碰乐器。

里头还有什么?明日香仔细查看盒子里面,发现有个银色零件塞在左边角落。她拔出来一看,仿佛是流星倒过来的形状,形状好特别。

“好奇怪噢!”

她敲敲看,没有声音。这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明日香的脑子里充满问号,摸索着盒子其他部分。右边有个貌似口袋的构造,她掀起上盖,里面有一张纸,看来是乐器行的广告传单,上头印有琳琅满目的乐器照片,其中有她也认识的小号及长笛。

明日香把传单摊开在地板上,食指在每种乐器上游移,来到最底下的狭小栏位时,终于看到那个乐器。

“啊,是这个。”

手指像被吸住般停在纸上。黑白照片里的乐器,显然跟明日香眼前的一样。她小声地念出印得超小字的乐器名称。

“……上低音号。”

那一瞬间,明日香第一次知道“上低音号”这个乐器的存在。

***

久美子笑着目送叶月和绿辉离去后,就从底部捧起纸箱。单一本笔记本并不重,但是全班的笔记本加起来就很重了。她在搬运乐器时发现了一个好方法,只要用手臂从底下支撑,就能减少负担。

她走近办公室,四周一片喧哗扰攘,路过的学生都一脸狐疑地看着办公室门口。久美子重新撑住纸箱底部,稍微推开门,从狭窄的门缝发现老师们正起了争执。

可以进去吗?

久美子有点裹足不前,又不能把纸箱放在门口,只好蹑手蹑脚,小心无声地溜进办公室,同样有事来办公室的学生全都一脸不安凝视着眼前的情况。

“万一这孩子考不上大学,你们要怎么负责?”

近似悲鸣的尖叫声,撕裂了室内空气。气氛太过剑拔弩张,久美子不禁停下脚步。

有名披头散发的女士站在办公室正中央咆哮,另一个头发很长、个子很高的女学生正拚命抓住她的肩膀安抚她。

“不好意思,家母她……”

熟悉的声音让久美子下意识凝视对方的脸。明日香学姊。久美子多想赞美险些出声、但没真正发出声音的自己。明日香口中的家母一脸凶相地瞪着女儿。

“你干么道歉!该道歉的是他们吧?”

“妈,你先冷静下来。”

“谁还能冷静得下来!”

明日香的母亲____,不依不饶地用脚跺地。仔细一看,泷和训导主任正站在明日香和她母亲面前。相较于泷一脸忧心地看着明日香,训导主任则不断拭汗,始终保持卑躬屈膝的姿态。明日香的母亲丝毫不掩饰她的焦躁,恶狠狠地瞪着泷。

“从事教育的人,应该知道对小孩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吧!如果目标大学需要社团活动的推荐也就算了,但这孩子要参加的是一般考试。想也知道社团活动对我女儿来说是多么扯后腿的事。”

不由分说的叱责,训导主任频频低头道歉。

“真的是,您说的一点都没错。”

“话说回来,我答应她继续吹管乐的条件就是她要在暑假后退出社团活动。往年这个时候,管乐社的三年级早就该退休了吧!为何直到现在还每天都要他们练习?未免也太没常识了。这种事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不是吗?”

“嗯,的确是这样没错。这种时候还要参加社团活动真的很辛苦,尤其是像田中同学这种要报考前几志愿的人,真的很辛苦没错!”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受理她的退社申请?我不是说田中明日香从今天起就退出社团活动吗?”

“退出社团活动。”

这几个字让久美子的脑海倏地一片空白。葵离开社团的背影掠过大脑深处。久美子捧着纸箱,下意识望向明日香,后者似乎没留意到久美子的存在。

定睛一看,明日香的母亲手里抓着一张皱巴巴的纸,该不会是明日香的退社申请吧?明日香把手搭在母亲肩膀上,试图安抚她的情绪。

训导主任拚命用手帕擦汗。

“呃,可是啊,今年的管乐社真的非常努力,希望您也能肯定令嫒的努力……”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收下这张退社申请。”

泷打断训导主任说话,这是他第一次开口。

“泷老师!”

训导主任制止他。

明日香的母亲死瞪着泷。

“为什么?我听说你答应让吹萨克斯风的三年级退出社团。”

她指的是葵。泷静静叹息,眼睛直盯着明日香的母亲。

“斋藤同学对我说,退出社团是她自己的意思,所以我才收下她的退社申请。”

泷的语气十分平静,模样乍看之下与平常无异,但是一起度过这个夏天之后,久美子看得出来他很生气。

“我怎么也看不出田中同学是自己想退出社团。这张退社申请应该不是田中同学的意思,而是您的意思吧?”

“那又怎样?”

明日香的母亲不以为然地打断泷的话。

“妈……”

明日香试图阻止母亲大放厥词,但明日香的母亲接着往下说。

“她是我女儿,是我独力抚养到这么大的女儿,没靠过任何人,就我一个人。所以女儿的将来由我决定。我女儿要去优秀的大学,和优秀的人结婚,过着幸福的人生。社团活动对这孩子来说只是绊脚石。”

听完这一长串慷慨激昂,宛如连珠炮的说词,久美子觉得头晕目眩。她说得俨然明日香是自己的所有物。明日香也真是的,为什么不回嘴?换作是平常的她,绝对不会容许别人说出这么侮辱人的话。她为何要忍气吞声地任由母亲辱骂呢?

训导主任苦着一张脸,万分抱歉的模样,他夹在泷和明日香的母亲中间,肯定很为难吧!

“嗯,您说的对。嗯,我也有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儿,所以很能体会您的心情。可是啊,北宇治高中的校风向来以尊重学生本身的意志为目标,没错。距离比赛结束只剩一个月左右,可以请您看一下样子再说吗?”

训导主任边试探对方的反应,边拚命拣选着词汇。以前一直以为他是个长舌的啰唆老头,但他也努力想在别让明日香退出社团的情况下,让事情圆满落幕。

一思及此,久美子感觉自己的喉头一下子变得好热,好想对明日香的母亲说:“明日香学姊想继续参加社团活动!”

但是学姊本人一句话也不说,导致她也不好强出头

泷看了明日香一眼,斩钉截铁地说:

“我尊重本人的意思,只要田中同学不想退出社团,我就不会受理这份退社申请,没有商量的余地。”

“泷老师,你这句话说得有点……”

“我自认已经说得很委婉了。田中同学身为副社长,很称职地帮我把社员们整合起来。参加全国大赛是全体社员的心愿,这个梦想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实现了。这段期间就不能好好支持她吗?”

明日香的母亲被泷堵得哑口无言。办公室里充斥着异样的寂静,其他老师也都捏着一把冷汗,静观事情的发展。

明日香的母亲大大吐出一口气,静静扳开明日香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妈。”

明日香轻声细语地呼唤她。

明日香的母亲笔直地面向她,缓缓开口:

“明日香,现在就说你想退出社团。”

“咦?”

“说!说你现在就要退出社团。”

近似悲鸣的尖叫声,让明日香一口气哽在喉咙。很少看她不知所措成这样。

明日香用力咬紧下唇,仿佛在忍耐什么。久美子看到她的表情,感觉自己的指尖倏地变得冰凉,手指十分紧绷,感觉正在消失。久美子目不转睛地对明日香投以“学姊,千万不要说你要退出社团”的乞求目光。

明日香开口:“我不想退出社团……”

她的话还没说完,耳边响起啪的一声巨响。久美子反复眨眼,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明日香挨了母亲一巴掌,摀着脸颊倒在地上。久美子花了一点时间,才理解眼前的状况。

***

身为管乐社的灵魂人物——明日香总是促使大家前进的动力。失去明日香的管乐社,仿佛变成了一盘散沙,不知该何去何从……

久美子在努力跟上课业进度与准备全国比赛的紧凑日子里,还身负“带回明日香学姊大作战”的重责大任。

她不仅撞见了老师的过去、也发现了明日香的秘密,而久美子期待已久的爱情,好像也在这个紧张的时刻翩然降临。

在这初秋的日子里,她们一定要携手站在梦想的舞台上,吹响自己的未来!◇(节录完)

——节录自《吹响吧!上低音号3》/ 麦田出版公司

(<文苑> 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