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3588888888
传真:
地址: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法律 > 新闻法律

管理拾穗:木棉树一场亮丽的演出

时间:2019-08-09 12:19 作者: 点击:

每当春天来临时,我就期盼着欣赏大自然里一出动人的演出。大约在农历春节过后不久,道路旁的木棉树就开始掉叶子,直到所有的叶子都几乎要掉光时,树枝上一粒粒暗褐色的花苞,就开始开出一朵朵鲜橙色的木棉花,先是稀稀疏疏、零零星星的几朵,隔不了几天,整棵树就挂满了橙红色,饱满丰润的木棉花,像极了挂满了大灯泡的树,老远就看得到,让人不去注视它也难。

鲜橙红色的木棉花在枝头怒放时引来白头翁和一些小鸟飞到枝头上歇脚,或啄花蕊,或在树枝间穿梭追逐。当____的时候,以天为背景,看到这一幅花开、鸟鸣的画面,觉这一切都那么美好。然而,花开虽美,几天绚丽的演出之后,就有朵开始撑不住,也许是风吹,也许是鸟喙,我途经木棉花的树下,就会看见几朵颜色还鲜艳的花朵坠落在地上。木棉花的花朵很厚实,不像一般花朵的花瓣总是娇嫩薄薄的,有点透光的感觉,而木棉花的体积也比一般的花朵来得大,因此木棉花坠地时,似乎可以听到一声重重落地的声音。一般的木棉树高约七、八公尺,它的枝干有力的向外伸展,称得上雄伟挺拔,树干上长满着尖尖的刺,像是披着厚厚盾甲的武士,而橙红色的花朵又充满了热情,当花熟落地时,更义无反顾般的决断和壮烈,于是人们就称木棉树为“英雄树”,形容得十分传神。

近来看到木棉花悲壮的演出,总让我不自觉地联想到在这春天里传来一些经营忽然转坏的企业,例如在一年前仍为媒体和大众看好的网路公司、资讯公司或经营电子报的新兴企业。在仅仅数月之前,报章杂志仍争相报导这些新崛起的产业,并誉为明日产业之星。一些原本默默无名的年轻资讯人,在短短的时间内,身价突然暴涨为亿万的富豪,成为众人欣羡的科技新贵。据报载,这些公司引人注意的不是一般用来衡量企业经营好坏的本益比,而是它的“本梦比”。虽然草创之初企业仍在亏损的阶段,但只要梦够大,未来有着无限的获利想像空间,就会让人愿意投资,敢于投资。而许多年轻人也热衷加入这种以应用先进的资讯科技逐梦的行列中。然而不堪每月庞大的人事成本和支出,这些公司在获利不如预期和现实不利的情况下,只好缩编、裁员、或出售转让。梦因而变小了或破灭,但是仍然有些人对这些新兴产业怀抱着一丝希望。在电视画面上看到一名记者访问一、二位被资遣的员工,听听他们的看法,有人就说:“不后悔加入这行业”,也许这些新兴的企业成立的时机犹未成熟,或是他们冲得太快。

年轻人的特质就是敢于冒险,勇于尝试。几年前与大学同窗好友同组一旅行团到澳洲旅游,来到有名的黄金海岸,当我们在干净、美丽的金黄色沙滩上散步时,导游指着距离沙滩数百公尺远的海面上,要我们看远方水里面有许多的黑点,那是一些热衷于逐浪运动的年轻人,抱着冲浪板浸泡在水里,他们都在等待自外海袭来的一股股浪潮。当有一波巨浪打来时,他们就立即从水中跃起跳上浪板,让上升的浪潮带着冲向前。有的人身手矫健,可以随着浪潮起伏,逐浪滑行好长一段距离;有人控制不好,无法保持平衡,就从冲浪板上跌下来,摔入水中。但是即使落水,这些年轻人并不气馁,一会儿又从水底游上来,找到自己的冲浪板向外海游去,等待下一波的浪潮冲来。在我这不识水性的外人看来,这是一种危险的运动,因为稍为不慎, 就会灭顶。然而喜好这种运动的年轻人却乐在其中。也许有些冲浪的好手就是在这种看似危险的运动中,不断地反复练习,而成为世界级的顶尖选手。

所有的木棉树会不约而同的在春天里开出美丽的花朵,在一段时日之后,以相同的命运从高高的树上壮烈地坠落,基本上是受到自然界里每一种生物特有的本质或基因控制。因为基因的缘故,每种生物的生命周期就不同,例如有的动物如海龟可以拥有上百年的寿命,有的如蚊蝇,只有数十天的寿命。研究生物的科学家于是拿生命周期短的蚊蝇作基因方面的研究,获得突破性的成果。

这方面的研究启发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一位教授Charles H. Fine的灵感,将生物方面的现象移转到对不同产业的特性作研究,他发现不同的产业有不同的生命周期和脉动速度,例如飞机、汽车、机械等产业有较长的寿命,但有的产业如个人电脑、消费性、流行性产品仅有数天或几个月的寿命。

一般而言,越是接近上游的基本产业,例如钢铁、石油化学、水泥、玻璃、化纤,它的投资金额庞大,产业的寿命周期较长,脉动的速度较缓慢。但是越接近最终消费者的产品如个人电脑,行动电话等产业的生命周期就越短,脉动的速度就越快。再加上企业外在环境的冲击,消费者的喜好转变,经济景气由冷转热,由热变冷,政府政策和法律的改变,新科技、新产品取代旧有产品,竞争对手的加入以及采取行销或降价的手段,生产制程之改进,配销模式的改变,客户可在网际网路上直接下单订购等方式,使得产品或服务的生命周期有越来越短的趋势。

生命周期短或脉动速度越来越快的产业,虽然拥有一时的竞争优势,但却不能持久,必须改弦更张,采取求新求变的策略,才能继续保有竞争的优势。

然而,身处在这种行业的企业决策者或员工往往无法预先见这种转变,或感受到那种急迫感,以致于失去了必须要立即采取一些改变的机会,等到大势已去,才不得已采取裁员、关厂的一些消极的因应措施,但是已无法改变继续走下坡的颓势。

个人和企业也一样,许多人在决定进入某种产业时,通常选择现在看起来亮丽,还不错的产业作为投资或工作生涯的目标。但这样的企业如果是属于生命周期短,而脉动速度很大的产业,则只有二、三年的光景,最多不超过十年的时间,就荣景不再,即使能保住饭碗,也只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台湾近五十年来的经济发展,许多不同的产业轮番上台,某些产业曾有风光一时精彩的演出,现在都已由绚烂归于平淡,例如民国四、五十年度的糖和香蕉(食),六十年代的纺织(衣),七十年代的房地产(住),八十年代的汽、机车业(行),以及九十年代的个人电脑、资讯产业,真应验前人说的一句话:“十年风水轮流转。”

在这样产业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和脉动速度加快的环境下,一些有远见的传统产业在企业仍有获利的时候,就开始布局投资下一波的产业,例如由原本的纺织业投资到通信产业;由电线电缆投资到半导体或光电产业,因而延续经营的能力和企业寿命。

有远见的个人,除了在现有的职位上发挥专长和优势之外,同时也注意到需要学习和培养新的能力,以备在未来一波的产业上来时,不会因市场人力需求的转变而被淘汰,可以成功地转型到另一个产业或另一种新的职位上。

对于那些像烟火一般,在众人抬头仰望中,爆出五颜六色的花朵,然后在众人的赞叹声中,瞬间一点点地消逝的产业,虽然不免会有些遗憾,但是也不必太难过,因为它们已曾卖力地演出,并给大家留下些许美好的回忆。

此时还有更多年轻、新兴的产业蓄意待发,准备登场做下一场精彩的演出。而这些暂时被聚光灯遗忘、失败的英雄,在潜伏休息阵子之后,如果将失败当成学习,又极可能为下一波的主角。在现代的社会,毕竟英雄不能以一次的成败来论,除非他/她无法东山再起。

当今年的木棉花纷纷从高高的树上重重的跌下之后,不久又开始长出新叶,到了初夏整棵木棉树又是一片绿意盎然。今年的花落了,明年还是会一样的开。明年的春季来临时,我仍会期待着欣赏木棉树一场亮丽的演出,只不过我有时难免会带一点伤感地想,那些曾经盛开一时的花朵都到那里去了呢? @

 

摘编自 《安瑟管理顾问通讯2001年4月第33期》 安瑟管理Arthur  提供